维权案例
目前位置: 首页 >  彼此平台 >  维权案例
工伤等级尚未确定 商店已经工商注销 股东不知员工受伤是否可以不赔?
  • 通告单位:宣教部
  • 来:
  • 2019-01-03
  • 异常
  • 受到
  • 些微
  • 浏览次数:

一个职工一旦受到工伤损害,从申请工伤认定到伤残等级确定下来,如果顺利的话往往需要几只月的时间,如果不顺两三年还可能为不一定。如果在这段时间里或发生多作业,例如公司合并解散了,或者变更经营地址了、不再生产原来的产品了等等。这时,受伤员工的对待经常会面受到各种不利影响。

邵清澈在工作受到受到事故损害被确认为工伤。当他正在进行伤残等级裁判时,那个所在商店办理了工商注销手续。需要他的10级伤残等级结论出来后,却不能再要求公司负责工伤赔偿责任。于是,他物色公司第二个股东要求赔偿。其中,同个股东以其不了解他受到工伤损害为由拒绝赔偿。所以,双方有一集劳动争议诉讼。

伤残等级尚未确定

商店已经工商注销

在市面竞争中,一家企业非常生死死是非常正常的事。所以,《公司法》先后182长规定,当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继续存续会要股东利益受到重点损失,通过其他途径不能解决的,有公司合股东表决权百分之十以上的股东,可以请求人民法院解散公司。本法第190长还规定,商店被依法宣告破产的,依照有关企业破产的法律实施破产清算。

20152月开始,邵清澈就在一家环保生产设备公司当操作工。但是,商店没有和他签订劳动合同,啊没完社会保险。2017413日,他在操作设备时不慎挤伤左手,通过劳动部门认定,确认其所为损伤为工伤。

需要伤情稳定后,邵清澈向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申请伤残等级裁判。

“依照规定,这个伤残等级裁判结果出来,才确定赔偿标准和数据。”邵清澈说,商店没有被他缴纳社会保险,不想给他肯定工伤,啊不想参照工伤待遇标准对他进行赔偿。他自行申请伤残等级裁判时,商店因为缺少竞争力已经处于停产半停产状态。

20182月,邵清澈被评为10级伤残。如果这个结果出来时,商店已经在201711月被工商管理机关注销了。

股东虽称不了解工伤

仍然被判支付赔偿

伤残等级确定之后,邵清澈核算了转温馨应该享受的工伤待遇。通过核算,扣除住院期间医药费、停工留薪期工资后,商店还应该向其支付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鉴定费等合计6.2万元。

由于企业已经取消,无法直接起诉公司,邵清澈找到曾经担任公司董事长的张某,要求其支付相应的经济补偿。张某拒绝了他的要求。

通过查询,刘某吗是公司股东。于是,邵清澈以商店原股东张某、刘某吗让申请人向仲裁机构申请劳动争议仲裁。决定机构为被诉主体资格不符为由,做出了不予受理决定。

拿仲裁机构这项决定,邵清澈仍为张某、刘某吗被告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判令二被告向其支付相应的工伤待遇。

法院庭审中,刘某辩称,那个虽也股东但不参与企业经营,啊很少到商店去,所以,不了解邵清澈负工伤一行。对于这件事,他既不了解又无责任,所以不应该承担任何责任。

法院审理认为,因为企业不为邵清澈缴纳社会保险,依照《工伤保险条例》有关规定,商店当参照相应的工伤补偿标准向邵清澈支付相应的工伤待遇。所以,在判决二被告承担相应赔偿的同时,由于二被告互负该赔偿的相关责任。

企业破产先赔职工

商店股东应当知情

张某、刘某不服判决,向二审法院提起上诉。

上诉时,刘某坚持好在一审时的主张。并且,他和张某共同主持:尽管邵清澈在商店工作时受到工伤,但是他所为损伤确定伤残等级的时间,继被企业注销的时间。由于企业登记注销在先,还在这个之前就完成清算程序,如果解散清算时邵清澈的工伤保险待遇并未发生,所以其诉求不符合《公司法》先后190长规定适用的前提。

刘某、张某还说,由于其清算注销公司的行为没有损害邵清澈的灵活,还其在商店解散清算过程中没有错误,所以邵清澈要求其支付工伤待遇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呼吁二审法院依法驳回邵清澈的诉讼请求,取消原判。

二审法院庭审时,刘某、张某再次强调:商店解散注销时邵清澈的伤残等级尚未做出,那个工伤待遇也不发生,所以其在商店解散清算时不容许知道邵清澈主张的工伤保险待遇是吗发生,商店为不容许等到邵清澈的工伤保险待遇发生了再解散。那个经营的商店因为无法继续经营要依法解散注销,第二人口看做清算组成员不存在恶意处置公司资产的过错,啊不实行恶意处置行为,所以不应对邵清澈主张的工伤保险待遇承担责任。刘某对邵清澈受工伤事实并不了解,再不答应承担责任。

邵清澈辩称,张某、刘某对那工伤事故和伤情是理解的,第二人口不容许不了解他所进行的工伤等级裁判。那个工伤等级裁判结果虽然下的时间比商店注销的时间后,但是随即只是鉴定程序和时问题,自然会出的。所以,商店在解散清算时应当考虑到他的工伤待遇权益。但是,在实际清算中,作为清算组成员二被告未注意到他应享受的工伤保险待遇,被他的合法权益造成重大损失,所以应依法承担赔偿责任。

二审法院认为,根据《劳动法》先后73长规定,劳动者因工伤残,依法享受社会保险待遇。被告邵清澈在工作期间受伤被确认为工伤,依法应当享受工伤保险待遇。根据国务院《工伤保险条例》先后2长和程序60长的规定,用人单位应当依照规定参加工伤保险,啊职工交工伤保险费,不到工伤保险期间用人单位职工发生工伤的,由于该用人单位以本条例规定的工伤保险待遇项目和规范支付费用。因为企业不到社会工伤保险统筹,因为这应由公司仍国家的关于规范负担被上诉人的工伤保险待遇。

对于上诉人张某、刘某提出的商店解散清算时,邵清澈的工伤等级裁判结果不发生,那个工伤保险待遇不发生的上诉理由,法院认为,邵清澈依法应享受工伤待遇,如果工伤等级裁判结果是确定工伤保险待遇具体内容的重要依据,商店注销时其工伤等级裁判结果不发生就无法确定工伤保险待遇的实际内容和数量,但是连不影响其工伤保险待遇的发生。

商店解散前,作为股东之一的张某身吗公司董事长,了解知晓邵清澈遭受工伤,所以,商店解散清算时,虽然邵清澈的工伤等级尚未鉴定出来,但是作为公司的合法代表人,啊是清算组成员的张某,在明知邵清澈受伤一行还已认定工伤,正在进行工伤等级裁判的情况下,应该在商店清算过程中以邵清澈的工伤保险待遇计算在内。如果那个未能考虑这同作业做明显的重要失误,还给邵清澈的好处造成了重大损害,根据《公司法》先后190长的规定,清算组成员为故意或者重大失误给公司要债权人造成损失的,应该承担赔偿责任。对于,张某应依法承担赔偿责任。

刘某作为公司股东之一,啊是清算组成员,在该公司解散清算过程中,那个对实际存在的邵清澈的工伤事实未能及时查知,明显未尽到清算组成员应尽的责任,啊无证据证明另一清算组成员就张某在清算过程中,针对那故隐瞒了邵清澈工伤的真情,所以对于邵清澈工伤待遇损失,刘某的行为呢做重大失误,应与张某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如果刘某认为张某或系责任人对此存在过错,但是在担负责任后,依法向相关责任人主张权利。

综上,二审法院认为张某、刘某上诉理由不能建立,反对支持。

尾部
有关链接:

主办单位:威尼斯平台 版权所有@2016 营业管理:威尼斯平台信息中心 信访邮箱:ghxf@caLsarchery.com

地点:威尼斯平台登录通州区运河东大街56号院7号楼 邮编:101160 ICP备案号:京ICP都15007430号-1

威尼斯平台信息中心 计划制造和技术支持

建议使用IE浏览器,IE8~IE10本子1280*768分辨率,16各以上颜色